赵辰 当前位置:首页?>?大师访谈
赵辰: 曾在瑞士苏黎世联邦高等工业大学建筑系深造,先后在芬兰赫尔辛基理工大学建筑系,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等学校讲学和开展国际学术交流。主要从事中西方建筑文化比较研究,发表大量学术论文并出版专着《立面的误会:建筑·理论·历史》。在建筑与城市设计的研究与实践方面有卓越成果,建筑作品曾获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卓越奖(一等奖),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二等奖等。

传统的营造技艺里有文化基因在起作用

赵辰: 着名建筑设计师、建筑遗产保护专家、南京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曾在瑞士苏黎世联邦高等工业大学建筑系深造,先后在芬兰赫尔辛基理工大学建筑系,意大利佛罗伦萨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等学校讲学和开展国际学术交流。主要从事中西方建筑文化比较研究,发表大量学术论文并出版专着《立面的误会:建筑·理论·历史》。在建筑与城市设计的研究与实践方面有卓越成果,建筑作品曾获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卓越奖(一等奖),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二等奖等。

一、传统的营造技艺里有深层次的文化基因

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经常跟匠人打交道,很善于从他们那儿学一点东西。民间好的匠人有很多,并不一定是我们常规认为的传承人。其实传统匠人是在老百姓的文化基因里面的,我碰到过有一些年纪并不大的工匠,他一旦感兴趣了之后,一下子可以做得很好。我就感觉到这种文化基因不是表面化的,是很深层次的,然而我们很多建筑师并不理解。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就跟中国人的餐饮一样。一个年轻人从小没做过饭,但他吃过很多,大学毕业成家之后必须做,而他一下子就能做得很好,甚至超过美国的中餐馆水平,这不稀奇,这就是文化基因。营造技艺在某一个层面也是这样,当然你要是没有这个机会去实践还是会失去的。也就是说这个小孩就算会做菜,他要是永远没有机会去尝试做菜,他就不知道自己会做菜。所以,社会要提供条件让年轻人,不管是学生还是工匠,都有兴趣接触传统营造,然后有能力欣赏,将其变成一种文化的延续。

我碰到过很多好的工匠,主要分为木匠、石匠、瓦匠三大类。不同地域的工匠水平会不一样,但江苏的文化基因还在,然而具体地想拎出来几个工匠到大师级别并不是很多。原因是让他们能够施展建造技艺的机会太少了,或者说他们被调到别的地方去就业了,有的甚至去了福建还有四川、贵州。我专门研究过木拱桥、侗族的鼓楼,建造那些建筑的江苏工匠太厉害了。比如说贵州建鼓楼的工匠,那几根大柱子上需要多少个榫眼,他几个晚上就算出来了,再全部按他的方式打,打完了之后再装配,非常壮观。

江苏施工队的口碑是很好的,三流施工队可以比拼其他地方的一流施工队,其实就是文化基因在起作用。苏州人真正在本地做工匠的不太多,他们多去其他地方做一些非常精细的建筑。这些人,无论在哪儿,你让他做传统的营造技艺,他依然会做,只是他平常没有这个机会,也没有社会需求。南京以前老建筑的施工质量很差,跟苏州、扬州不能比,所以我是很鼓励从这些地方找一些好的工匠来施工。

我对江苏的建造技艺其实是有自信的,你们现在做这个研究工作其实很有意义,就是要重新把这些老百姓的东西唤醒起来。

二、传统营造技艺的传承需要让工匠有活儿干

总体来讲,在古城保护、历史文化街区与历史建筑修复中要求使用当地的传统营造技艺是对的,而且需要坚持和挖掘,但是实际操作上是有难度的。这个难度来自于:一是搞不清楚老做法,就算搞清楚了难度也太大。二是造价太高,会这个技术的人太少。虽然现实的条件有限制,但我依然认为这件事要坚持做。你如果不坚持,传统营造技艺的活化传承就变成一句空话,因为现在主要是靠工程的机会来传递这个技艺。在文化遗产里面,传统营造技艺叫非物质文化遗产,建造起来的就是物质文化遗产。这两者是有联系的,文化遗产修缮工程,如果不用传统的营造技艺来修缮,到下一代再修的时候技艺就丢了。

工匠怎么保存技艺?很简单,给他活干,如果他没有活干,技艺肯定会丢失。南京郊区有一个石匠村,我专门做过考察研究,他们祖上当年就是修南京明城墙的。明太祖从全国调来的工匠都集聚在这个村子,但是现在这个村子里找不出几个像样的石匠。我跟其中一个石匠师傅是朋友,南京市文物局定点会请他修一些施工活,虽然他还保留着一些技艺,但他的技术也越来越差。在南京城墙现在的修缮过程当中,石构部分的项目并没有轮到他做,而是招标找了其他工匠。我觉得挺遗憾的,因为久而久之,他的技艺还是会丢掉,这个问题还是很严峻的。

三、传统建筑营造要重视规划设计和施工环节

传统建筑营造中规划设计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其次重要的就是施工环节。规划设计本身分很多层次,第一层次的总体设计是很重要的,第二层次就是施工专项的建造技术。我做所有的东西都抓这两个,中间环节我是不太管的。关键的是这个设计方案中建筑多高、多大,这些要先定下来。定下来之后就是怎么做,包括材料和技术。只要这两头控制住,我觉得不会有问题。现在恰恰是这两头比较弱,很多人做规划,但对建筑的专项技术并不熟悉,所以会规划出一个不太合理的空间形态或者建筑造型,让后面的建筑设计很难实现。到了施工层面又是有缺陷的,缺陷是传统建造技术不够扎实,对整体规划的理解不够透彻,所以经常会为了方便施工就改变规划设计的想法。现在有些建筑师由于自己能力不强,不懂施工也不会专项的营造技艺,建造中出现的问题还是挺多的。在我的经验里面,只要做项目就要抓规划设计和施工,中间环节可以放松点,但是施工要亲自管。

但是,现在整个体制里面存在一些不利因素,就像施工招标时最低价竞标,这个是最不好的。这种特殊营造技艺的东西,不可以随便招标。最普通的东西可以招标,最高级的东西怎么能论价格呢?要是在施工这步前功尽弃,前面那么多程序又有什么意义呢?此外,学校里面的教学也应该让所有做规划设计专业的人必须重视最后的施工。如果不懂施工的人,不能随便参与重要的工程。我们看到过很多这种不成功的例子,就觉得很遗憾。

推荐大师视频
  • 韩冬青

  • 陈卫新

  • 赵辰

  • 朱光亚

  • 张应鹏

  • 张锦秋

  • 程泰宁

  • 夏铸九

  • 叶菊华

  • 贺风春